不安好心爱上你

第10章(1)

类别:都市言情 作者:辛蕾 本章:第10章(1)

    虽然早已知道潘氏家族人口众多,但胡星语没想到第一次的拜访,等着自己的竟然是个将近三十人的家族聚会,声势浩大得令她有些无措。

    她被安排在女眷区……潘席安说过,潘家的女人是从不干涉或参与公事,而是被要求负责照顾丈夫和孩子的生活起居,陪伴丈夫出席各种必要的宴会,偶尔也要出现在时尚派对或慈善活动里。

    拜最近读过的许多八卦周刊所赐,这些大宅的规矩她也约略知道,但总觉得豪门生活和自己的距离太遥远,实在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衣香鬓影、华冠美服,长桌上摆满了精选佳肴,但交谈的多,动筷的少,她努力挺直腰杆缩小腹,保持唇角上扬三十度的微笑。

    可惜没有人主动与她交谈,除了坐在对面的潘席安母亲,偶尔目光与她交接时,会对她善意一笑。

    她真的能加入并且适应这个陌生的家族,成为她们其中的一员吗?胡星语在心里反复问着自己。

    晚餐结束,她躲进洗手间,遇见正在洗手台前整理服装仪容的潘席安大嫂。

    她和善地对胡星语嫣然一笑。"我看你晚餐吃得很少,还不习惯吧?这么多人……"

    当时她坐在餐桌的另一头,但因为事先听说自己的小叔有了结婚对象,视线难免忍不住飘到胡星语身上。

    "我……"镜子里映出另一张肤白似雪的绝美容颜,胡星语的目光与她在镜里相遇,一时讶然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"别担心,很快就会习惯的。"她收起化妆包,起身时对着胡星语眨眼一笑,翩然优雅离去。

    怎么那么美……自己拿什么跟人家比?

    回头看着镜子里的这张脸,拢齐披肩的直发,青涩得犹如大学生。

    她无奈一叹,走出洗手间,才刚犹豫着是不是要回去客厅,旋即被环腰拦住。

    "去哪?我以为你偷偷落跑了。"男人带笑的嗓音很好听。

    可惜,她现在完全没心情感受。

    "是很想落跑没错。"她闷闷地回答。"只是还没走到门口。"

    "说什么傻话。爷在等你,走吧。"

    语毕,潘席安的大掌握住她的,似乎是不让她有任何脱逃的机会。

    胡星语抬眼对上他温暖的黑眸,熟悉的俊颜扬着温柔的浅笑,她的勇气瞬时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甜甜对他一笑,她举起手比了个加油的姿势。"我会坚持到最后的。"

    "别怕,做你自己就好。无论今晚的结果如何,我都要和你在一起。"他提醒她。"别忘了,你答应我的,要一起笑着过一辈子,嗯?"

    简单几句话,犹如灌顶,胡星语全身充满无穷的力量。她爱潘席安,毫无疑问地愿意为他承受考验与挑战。

    来到二楼,轻轻敲门,里面传来沈厚的应门声,潘席安推开门,带着她进入。

    与潘老爷对视三秒钟,他恭敬地招呼后,在她耳边轻语:"去吧。"

    然后,他关门离去。

    踩着厚实的长毛地毯,胡星语努力稳定每一个步伐。

    "爷爷,您好。"她深吸了口气,声音清脆地回荡在二十多坪的书房内。

    老人缓缓起身,一双精明锐利的眼眸盯着她,认真看了许久,才示意要她坐下。

    "晚餐还合胃口吧?"

    "一切极好。"她学着潘席安的语气,恭敬回答。

    一切极好?这是哪来的老派用词?不过虽是老派,总比轻浮来得好。

    他在主人椅坐下,开门见山地说:"听说席安打算和你结婚。"

    "我们是有这样的想法。"

    "既然如此,有些话我就不拐弯抹角。"老人果然问得很直接。"你可知道席安为什么会喜欢上你?"

    她微笑不语……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合适。

    难道要把潘席安的"星星论"搬出来吗?她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"今晚和胡小姐一见,我大约也明白一二了。"潘老爷很有把握地陈述自己的看法。

    "包括席安在内的这些潘家孩子们,从小就轮流到世界各国接受最顶尖的教育,见过的名媛淑女不计其数,我想……应该是豪华晚宴吃多了,所以对青菜萝卜倒好奇起来了。你明白我的意思吧?"

    "我想……应该明白。不过,"她忽地淘气一笑,眨着眼睛。"我也不知道他想吃素,平时他是不挑食的。"

    这是什么意思?反驳他吗?潘老爷的锐眸更沈了。

    静默半晌,他又说:"如果我给你一笔钱,你认为如何?"

    来了来了,小说和电视剧里最常出现的老梗来了。

    "但是真爱无价,该如何衡量这份感情的价值呢?"她勇敢抬头,迎向老人。"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用钱解决。"

    "是吗?"老人轻笑。"那就看你的想法了。"

    "想法?呃,他是曾经和我提过许多想法,包括对于出身潘家这件事。他说,他绝对不会因为我而放弃潘家……"

    "喔?"老人的脸上一副了然于心的表情。"他当然离不开潘家,没有潘家的光环,谁还当他是二少爷……"

    "不,不是这样。"她摇摇头。"他之所以离不开,是因为潘家赋予他的传承使命与责任。他有良好的学识背景、聪颖的头脑、积极的工作态度,即使有一天失去潘家的光环,凭借他自己的力量一样可以过得很好,但是……"

    她顿了顿,继续说:"这些也是潘家栽培他、教育他而来的,他说人不能忘本……"

    "他是我潘某的孙子。"刻意压下心头的得意,老人说得很坚定。

    "既然如此,爷爷应该也认同他的眼光,例如……我。"

    这女人为什么和孙子一样……狡猾!

    "他看女人的眼光……"潘老爷定定望着她,半晌才说:"还有待加强训练。"

    胡星语微笑。"这点我承认。至少他的眼光离爷爷的还很远……我也听他提过去世的奶奶。"

    "哼。"知道就好。

    "但爷爷,我觉得自己确实比不上所谓的名媛淑女,可也不算太差。"她努力为自己建立另一个形象。"虽没有优渥的家世背景,但也还算清白规矩,虽不是顶尖聪慧,但也拿到英国文学硕士……"

    老人盯着她,沉吟许久,才开口。

    "我也不是非要把政商联姻这种模式套用在他身上,但大户人家的规矩多,我不希望有人因为不识规矩,造成家族成员的困扰,甚至坏了整个家族名声,所以才会主张门当户对……"虽然说得委婉,但够聪明的话,应该听得懂吧!

    "是,我明白。"她抬起头,坚定地说:"关于这点,我一定会努力。"

    "努力什么?"

    "努力学会潘家所有的规矩,绝不让自己的行为造成家族的困扰……"

    "你……"说到底,就是非要和席安在一起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女孩不算精明能干,也不若他想象中的小家碧玉,要说普通,好像也不是那么普通,要说有胆识,却瞥见她的小手正在发抖,这……到底该怎么形容?

    让一个他还没看透的女人和席安成了夫妻,究竟是好或是不好?

    潘老爷沉思着,敲门声响起,进来的是潘席安。

    "怎么?想来解救她?"潘老爷睨了他一眼,精明的眸光可没错过胡星语暗暗松口气的模样。

    "有这个必要吗?"潘席安故作惊讶,指着手上的瓷盘。"我只是来送个水果而已。"

    "哼,有谁敢指使你来送水果?佣人全下班了吗?"

    以为他老人家没脑袋?明明只是找个借口想进来探看状况。

    "你来也好,坐下。"潘老爷威严地命令

    "是。"

    "昨天下午『大伊证券』的陈总裁、沈总还有谷副总去了我的办公室,谷副总临走前还和我私下聊了几句,他说你和她是因为这桩并购案而开始往来。"

    "是。"

    "我告诉他……"老人炯亮的眸盯着孙子。"我从来没想到,竟会因为一笔几十亿的生意,还得牺牲我孙子的婚姻。为此,他还向我鞠躬道歉……"

    "爷……"潘席安不知道有这么一段,先是一怔,然后收起笑。"这是两回事,硬要凑在一起说就有点严重了。况且,当时谷副总也觉得赞同、看好。"

    "听说小谷和她是旧识,若是要站在她的立场,那当然是拍手叫好。"老人瞟了他一眼。"好或不好,不是光靠别人来说。"

    闻言,潘席安蓦地笑了,意有所指地说:"爷,这就对喽……感情是自己的,好或不好,不是光靠别人来说……"

    被反将一军,老人家有点恼怒,话题迅速带开。"听说你还在别人家父母亲面前下跪,保证一定由你爸妈出面提亲?"

    "是。"他恭敬回答。"这是基本的礼数,当时大哥、二堂弟、大表哥等人的婚事,也都是这样按部就班……"

    "按部就班?你还好意思提?"自己先放了一堆消息给媒体,硬逼潘家长辈得有"绝非势利短见"的肚量,摸着鼻子接受这桩婚事,这又算是什么"按部就班"?

    "可是,爷,若不是为了要按部就班,这里……"他忽地伸手探向胡星语平坦的小腹,毫不犹豫地贴上。"这里早就有了您的小曾孙了。"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亲昵举止,吓得她急急后退,差点绊倒,幸好他及时揽住,否则就要在潘老爷面前出丑了。

    "我知道若是走到这一步实在不太好看,所以才一直按部就班……"他比了个肚子鼓起的手势,神色自若继续说:"爷,您希望我怎么做比较好呢?"

    "你……"两双锐眸相对,谁也不让谁,许久,老人终于放弃了。"我累了,改天再说。"

    "爷,请不要休息太久,您也知道我一向不是守规矩的乖孩子,很难一直『按部就班』的……"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不安好心爱上你》,方便以后阅读不安好心爱上你第10章(1)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不安好心爱上你第10章(1)并对不安好心爱上你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