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子别任性

第5章(1)

类别:都市言情 作者:叶双 本章:第5章(1)

    凝望着镜中那张被妆点得明艳动人的脸庞,樱色红唇、魅人凤眼,雪白晶透的双颊,活脱脱像是从画中走出,完美无瑕的美人儿。

    喜气的绣着鸳鸯蝴蝶的红嫁衣,缀满了珍珠的贵气凤冠,嫁妆行头比之公主出嫁也没有丝毫的逊色。

    明天,她就要嫁人了!

    但青岚脸上却看不出一丝丝的笑容,眸底也不透一点点的喜悦,整个人只是透着一抹冷然,仿佛这一切都与她没有任何关系一样。

    忽然,一颗晶莹的泪珠毫无预警地落下,她并不伸手抹去,只是深吸了一口气,在这寂静的夜里,任由自己释放最后的感情。

    决定嫁给刘天霖,或许是无所谓之下的冲动,但她的心底其实一直希望米横天会来阻止她。

    只要他来,她知道自己就有可能会打消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……他来了,却不曾阻止她。

    "这两样是刚炼好的丹药,一是『白雪』,一是『元转』,都是具有滋补之效的丹药。"站在她面前,米横天显得不卑不亢、态度稳重,他将两样白色瓷瓶装的丹药交给珠圆。

    "多谢你。"看他态度恭谨,她的心一直住下沉,不知道他还要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两人相对无言,小阁上一阵沉默。

    她原以为他来了必会阻止她嫁人,不料他却不言不语,好像她嫁给刘家的那个浑小子,在他看来也不算什么!她的心一阵发冷,盯着他低垂的面容,想要从他脸上看出个所以然。

    米横天突然抬头沉声道:"我有一言,不知道是否该说?"

    "你说!"她面露期盼。

    "四小姐嫁到刘家,以后米某就不方便去刘府替小姐诊病。这些年来小姐身体大进,全赖细心调补,以后到了刘家,还请小姐注意身子,这两样丹药对体弱之人极具效用,还请小姐带在身上。"

    "你要说的就是这些?"

    "丹药炼成不易,这两样药,就权充是米某的庆贺之礼。"他话说得从容,却不敢对上她的目光。

    "庆贺?"青岚又是错愕又是悲伤,没料到他竟然如此绝情,明知道她要嫁给刘天霖那个纨绔子弟,却不肯多说一句阻止她。

    "是庆贺,祝小姐早生贵子。"他把话接了下去,低低的说完。

    "借你吉言。"青岚胸口一阵剧痛,接过珠圆手中的两瓶丹药,紧握手中。"我说过了,会嫁到好人家去,有钱有势,一样不差,米大夫,我是这么说过吧?"

    米横天没多说什么,只是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她笑得眼泪都快流下来,但还要勉强摆出大小姐的派头,冷淡的扫了他一眼。"米大夫,多谢你来贺喜,我一辈子不会忘记你的好意,你走吧!我累了。"

    他抬头深深的看了她一眼,像是想说什么,但到头来一个字也没有说,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,退身离开小阁。

    看着他远去的背影,青岚只觉得心一阵一阵的冷、一阵一阵的寒下去……

    事实已经证明,他对她真的没有一丁点儿的在乎,所以……她会嫁,穿着这袭本来依然天真时,亲自为他俩绣的嫁衣。

    那绣嫁衣时的欢喜,她依稀还记得,对照如今心中哀莫大于心死的冷凉,是多么的讽刺呵!

    菱儿似的唇角悄然弯起,挑勾出一抹充满讽意的笑容,一直压抑着的叹气却再也忍不住地逸出她紧抿的唇。

    "自古多情空余恨,"她对着镜子这样说,"既是余恨,就让一切成为东去流水吧!"

    闭眼起身,刚才那个沉浸在哀愁之中的女人已不复见,冷,成为她唯一的颜色。

    "放弃了吗?"

    暗夜中传来一阵清浅的叹息,青岚愕然回首,却没有因为这不该存在的声音而感到丝毫的惊慌失措。

    明眸四望,终于在小门外的窗台上找着了那声叹息的主人。

    "你是谁?"她的质问太沉稳,那份沉稳让饶天居满意地颔首浅笑。

    虽然她给人的感觉不像如倩那般温婉,但是那股让男人都惊叹的沉稳特质,或许更适合米横天。

    面对面的照会,让他更加坚定了他的想法,放手一搏是他现在唯一打算做、也唯一能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"你是谁?"

    感觉不到来人的恶意,青岚也没有呼天抢地的打算,索性往椅子上坐下,直接与他对话。

    "你不害怕吗?或许我是个采花大盗。"饶天居真的很好奇,鲜少有姑娘能对像他这样莫名其妙出现的人,反应如此平静的。

    "你不像。你必定有所求而来,但绝对不会是采花大盗,你没有那个气质。"

    多轻蔑的说法啊!

    说得活像他长得不像采花大盗是一件多么丢人现眼的事。

    "你……"头一次,向来辩才无碍的他竟然被一个女人堵得哑口无言,激赏更是毫不保留地从他的眸底透了出来。

    "那你也不问我因何而来吗?"他笑问。

    "有些事,不必问自然能够知道答案。"就像是在和一个老朋友说话那样平静,她的聪颖慧黠毫无保留的显露。

    "如果我说,我来是为了阻止你明天的成亲,你也不在乎吗?"

    迎向饶天居审视的目光,青岚轻轻地摇着头。

    应该在乎吗?

    为什么要在乎?

    明天是不是要成亲,从来不曾在她的心底有过任何的影响,虽然表面上说得云淡风轻,但其实她的心底很清楚,她是在赌,赌米横天对她是否有过任何一丝一毫的在乎。

    而现在,她赌输了。

    既然输了,那么成不成亲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?

    她不在乎,一丁点儿也不在乎,她已经得到想要的答案了。

    "既然你不想嫁给刘天霖,为啥还要嫁?"他不解。

    女人与男人似乎永远是截然不同的物种,男人总是无法理解女人们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"因为刘家有钱有权,而且刘天霖还是个蠢蛋,可以让我耍弄着玩。"

    只要想到上次他被她陷害,过了几天,还跑来卑躬屈膝地直向她赔不是,说自己不该喝醉了之类的话,她就忍不住想笑。

    "这样无能的男人配不上你。"饶天居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像她这样的女人,配刘天霖那个蠢蛋着实是浪费了,若是配上米横天那个有肩膀、有胸膛的男人差不多刚刚好。

    他这个做哥哥的有自信,要不是这几年米家时运不济,米横天的成就绝对让人咋舌。

    弟弟很聪明,而且豪气,不管是在医术或武术上的造诣,都同样有着令人难以望其项背的地方,给他一点时间与机会,他必定能大放异彩。

    "配得上或配不上,从来不在我的考量之中。"青岚含笑说道,虽然不知道这个陌生人为什么对一切都了若指掌,但这个时候有人陪她聊聊,度过这漫漫长夜似乎也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。

    既然得不到最想要的,那么是谁都无所谓了,她唯一的要求只剩能让她玩得尽兴而已。

    这点刚刚好刘天霖做得到,所以她选择他。

    "听起来有点不负责任呢!"饶天居毫不留情的批评,对于任何人虚掷自己生命的态度,他都同样的不赞同。

    她带着笑,藉着月色看见黑衣人脸上那抹不赞同的神情,隐约间,竟觉得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

    很熟悉,很熟悉……这样的神情她也曾经在米横天的脸上瞧过,而且极其相似。

    他与米横天究竟是什么关系?

    她心中一凛,原本的气定神闲在这一刻起了微妙的变化,向来灵动的脑袋瓜子转得更快了。

    她从来不曾听过米家除了米横天一人被保住之外,还有第二个活口,那么眼前这个人又是谁?

    "我欣赏你。"饶天居含笑包容了青岚的无声挑衅。

    "不用你欣赏,你究竟是谁?"从这人莫名其妙的出现后,第一次,青岚有了探究他身分的心思。

    "往后你或者可以喊我一声大伯。"他笑言。倒不是他堂堂一个大男人连这便宜也要占,而是因为……他真的有这个预感。

    假以时日,这个女人绝对有能力去影响横天的一切,解开他所有的心结。

    "你是刘天霖的兄弟?"眯着眼,她不确定地问。

    虽然她也觉得这个可能性并不高,但这是她能想到的唯一解答。

    毕竟米家一脉单传已然四代,她很肯定米横天并没有兄弟,甚至是堂兄弟。

    "我没那么倒楣,做那家伙的大哥。"饶天居的眼神很不齿,语气很不屑,对于刘天霖他似乎非常感冒,的确不像有手足之情的模样。

    "那很抱歉,我不会成为你的弟妹。"笑意虽然不曾从青岚脸上消失,却也没有深达她的眸中。

    她只是定定地看着饶天居,即使摸不着他的来历,却依然镇定。

    "那我说个故事给你听吧!"饶天居仰首望天,月娘缓缓在黑色的天幕上移动着,时间应该还够他说个故事。

    在青岚的沉默下,他捺着性子开始说起了一个故事,慢慢地说,仔细地说……

    那一字一句,让青岚听得入神,直到一阵迷雾兜头洒下,她在还来不及搞清楚发生什么事之前,已经陷入了一片白茫茫的雾中。

    一切都是骗人的吗?这是她陷入昏迷时,唯一的疑惑。

    关于米横天的那些故事……虽然这个黑衣人没说故事的主角是谁,可是直觉的,她知道那是他。

    原来……在她不知道的背后,他竟然存在着这般悲伤的身世,在逐渐昏睡之际,心浅浅地又泛起了不该存在的疼。

    *

    "不好了、不好了!"一长串的惊呼交杂在鞭炮、啧呐的声音之中,让人听得不甚真切,可是那在惊慌中横冲直撞的身影却让人无法忽视。

    与妻分房已经一月有余,此时此刻的慕青城完全没有任何喜悦的表情,反而充满了烦躁与不安。

    他端坐书房,有种想要出去宣布眼前这一桩婚事完全都不作数的冲动。

    该死的!他真的没想到青岚会这么固执,不论他怎样好说歹说,她就是铁了心执意要嫁去刘家。

    慕家人特有的固执,在这次的亲事之中被她发挥得淋漓尽致,即使他端出了长兄的架子、命令式的口吻,她却连理会一下都不肯。

    偏生小妹那头他劝不动,亲亲娘子这边也不肯给好脸色看,连带地让他积了一肚子火气,直有种把米横天硬押着去拜堂的冲动。

    "该死的!"他忿忿地怒咒了一声,双手被火气撩拨得直想掐人泄愤。

    但大家都为了青岚的亲事忙成一团,完全没有人愿意来给他玩上一玩。

    咦?!

    锐利的眼睛倏地眯起,不远处正朝着这个方向连滚带爬而来的,不正是青岚的侍女珠圆吗?

    这会儿她不伺候新娘穿嫁衣,慌慌张张跑来这儿干啥?

    他似乎嗅着了一点兴味,原本阴郁的脸上蓦地浮现一抹大大的笑容。

    呵呵!

    "大少爷……大少爷……"

    他静心,不动声色的等待着,只不过锐眸一扫,原本连滚带爬而来的珠圆就硬是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个。

    珠圆瞪大了眼,还来不及开口,就啪地一声扑倒在地,整个人趴在地上,害怕得直流眼泪。

    "你哭什么啊?"他等那么久,可不是要看这妮子不值钱的泪水。慕青城颇为不耐地瞪着地上缩成圆球的丫鬟,开口催促,"有什么话快说!今儿个是你家小姐的大喜日子,你哭得那么伤心是为啥?"

    "我……小姐她……我……"在他的喝斥下,珠圆更是哭得语无伦次,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蓦地,慕青城脸色一沉,幽幽冷冷地恫吓,"你再不说清楚你家小姐怎么了,信不信我一把把你的头给拧下来?"

    多么恐怖的威胁啊,珠圆当下顾不得哭了,说话流利得像是刚刚的结巴并不存在似的。

    "奴婢刚刚带着喜娘要去帮小姐打扮,可是,谁知道才进小姐闺房,就没见着小姐,只看到地上有一大摊的血。"

    听到这里,原本好整以暇的情绪一凛,那张俊逸的脸庞也添上了几许的严肃。

    "你说什么?"

    "小姐……小姐不见了啦!"说着,珠圆哇地大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总嫌自己的主子喜怒无常,令人无所适从,可总也伺候了好几年,那主仆之情自是浓厚的;现在主子却在出嫁前突然失踪,地上还留有一大摊血,她愈想就愈心惊,生怕小姐就这么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听到珠圆的话,慕青城还来不及反应,一声怒喝已经从门外传了进来。

    "你说你家小姐出事了?"一道人影飞窜而入,才不过眨眼的时间,米横天已经宛若鬼魅地窜到了珠圆面前,抓住她的手,厉声追问:"你说什么?"

    "我说小姐失踪了,搞不好死了啦!那房里这么大一摊血,呜呜呜……"

    珠圆哽咽地解释,话都还来不及说完,米横天又飞窜出去,这来去无声的本领,让原本哭得浙沥哗啦的珠圆看得瞠目结舌,完全忘了要继续哭泣。

    一直以为,米大夫不过是个寻常的大夫,什么时候他可以这样来无影、去无踪啦?

    而且他干么那么激动啊?

    他不是向来都很讨厌小姐吗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忍不住伸手抚摸刚刚被握住的双臂——那力道捉得她好痛!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主子别任性》,方便以后阅读主子别任性第5章(1)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主子别任性第5章(1)并对主子别任性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