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子别任性

第6章(1)

类别:都市言情 作者:叶双 本章:第6章(1)

    他该怎么办?

    身为一个大夫,他无法转身离去,但身为一个男人,他知道唯有离去才能保有两人之间的清白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能走得开吗?

    他是一个大夫,当然不会不知春儿醉这种媚药对于一个人会有多么大的损害。

    但凡饮下了春儿醉,不论男女,在三个时辰内不采行阴阳交合,那么后果实在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男的会终生不举,就像太监一样,女的终生无法再受孕,不能生儿育女,而这还不是最残酷的,最残酷的是,她甚至有可能瘫痪,终生缠绵病榻。

    他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发生吗?

    不能!

    他想,饶天居是了解他的,所以利用这种方式逼他接受眼前这个对他情深义重的女人,可是……他真的可以这么做吗?

    再怎么说,她都是刘家未过门的媳妇,如果救了她,那么她和刘家的婚约又如何能了?

    这样的做法又会让他们两人陷入怎样的纠缠境地?

    纵是慕家有着天一样大的权势,只怕刘家也丢不起这个脸吧!

    几番的犹豫终于在青岚那不断逸出的痛苦呻吟中有了答案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米横天霍地旋身,几个大步趋近了床榻。

    当他神情复杂地望着身陷苦痛之中的青岚时,她那原本阖着的眼蓦地睁了开来。

    透着一层迷雾,她却清楚地认出了他,她朝着他摇了摇头,眸中透着的竟是一股哀求。

    她无声地祈求他不要用这种方式救她,这不是她要的。

    奇异的,仅仅只是那一个眼神的交接,没有任何的言语,他却懂得她想要传达的意思。

    那紧抿的唇微微上扬,向来总是对青岚板着一张脸的米横天,难得地露出一抹掺着温柔的笑容。

    "嘘,没事的!"

    他试着轻声安抚她,却看到两行清泪自她那充满异常潮红的丰颊蜿蜒而下,他很自然地伸手揩去那晶莹的泪珠。

    但她却在他触碰到她的同时,明显瑟缩了一下。

    "你很难受吧?"

    米横天伸出于,试着想要安抚她,可是她却不断地住床角退去。

    "别……"咬着牙,青岚努力地抑制着体内那磨人的欲火,试着开口。"走开!"

    面对她的驱赶,米横天紧抿的唇角泛着一抹苦笑,他涩然地说道:"你知道我不能!"

    "可以的,你只要……走开就好!"

    在春儿醉的折磨下,她几乎得要使尽全身的力量,才能维持最后一丝的清明,青岚紧握着拳,任由自己的指甲嵌进柔嫩的手心,藉着那痛,不让自己沉沦在药性之下。

    "我不能!"

    如果可以,他也很想转身就走,但他不行,所以他的脚像是生了根似地,挺拔的身影居高临下地瞧着深受折腾的她好一会,然后他弯下腰,朝她伸出手——

    在他的手碰到她的身躯时,她依然瑟缩了一下,可是却已无力再逃。

    "别怕,我会负责的!"

    将她一把抱入怀中,米横天转身走人,就算要救人,他也不屑待在这儿,待在任何属于饶家的产业上。

    "我……不要这样……"即使逐渐陷入了迷离的境界,青岚依然这般喃喃自语地不断说道。

    "嘘……"他低头喃喃安慰,这样脆弱而无助的她,蓦地让他的心泛起了一丝丝纠疼。

    在不舍的情绪下,他伸手往她颈后一点,让她陷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,这是他至少能为她做的。

    长叹一口气,米横天怀抱着她窜上了天际,双足几个轻点,人已经飞到几尺外的天际之中。

    "他恨定你了。"望着他们窜离的身影,如情这样对着因为受伤而有些萎糜的饶天居说道。

    "恨吧!"勾起了一丝笑,只要能幸福,就让他恨吧!

    反正,能被恨着的时间也不多了。

    "你……很傻!"

    如情向来清冷的语气忍不住添上了几许激动,显然对于饶天居的行为很不认同。

    "傻就傻吧!"依然是笑,饶天居却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旁人永远不会懂得他的心思,这二、三十年,他已经偷走米横天太多的东西,是他该还上一些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但这些,旁人不必知道,只要他自己知道就行!

    他唯一求的就是有一个人幸福,只要有一个,那什么都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凝重的气息回荡在慕家大厅之中,对于这样突如其来的转折,慕青城眸中漾着浓浓的不解。

    饶是他心思细密,却依然不懂,为啥两个人一个失踪、一个去将人救了回来之后,事情竟会有这么大的转折。

    终于,在沉静了好半晌之后,他开口再次确认米横天的心意。"你的意思是要娶我们青岚,而且是立刻?"

    "对!"

    昂然不屈的回应着慕青城的疑问,米横天知道这是唯一能解决眼下情况,又能保住慕青岚闺誉的唯一方法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,望着青岚那异常燥红的脸庞,他的心似乎也跟着转变了。

    或许依然不爱吧!

    可是在她失踪时,那种莫名的忧心,与看着她受苦的心疼,让他知道自己不是全然的不在乎。

    既然这样,那么成亲应该是一个解决所有问题的好方法吧!

    就算永远不能爱,他也会尽力给她一个好丈夫。

    "为什么?"慕青城想要一个理由,虽然事情的发展照着他想要的方向走,但是他并不想这么不明不白的让青岚嫁掉。

    "因为我要救她。"怎么说她都是受他之累,所以他该负责的。

    虽然他大可以先救了再说,可是他到底是个昂藏的男子汉,做不来这种偷偷摸摸的事。

    听到他的答案,慕青城沉吟了一会儿,心中已然有了决定。

    "你可以救她,但如果只是因为这个原因,我想青岚应该不会嫁给你的,我也不会答应你们成亲。"

    他自己的妹妹他知道,如果她会因为这样的原因嫁给米横天的话,那么她就不会随便应许刘家的亲事。

    即使是个女人,她还是有着慕家人的骄傲。

    "你不顾她的闺誉了吗?"终于忍不住扬声质问,不敢相信自己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想出的两全其美的方法,竟然会被否决。

    他以为慕家的人应该会乐见其成的,至少慕青城应该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,不会反对才是。

    谁知道……

    "那种世俗的眼光她是不会在乎的,即使你为了救她而毁去她的清白,她也断然不会要求你负责。"

    米横天简直不敢相信他所听到的,眼前这个男人任性到连一丁点做人大哥该有的样子都没有。

    就算慕青岚真的如他所言不会在乎,那至少他这个做大哥的应该帮她在乎吧!

    "那……"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?

    为什么搞到最后,唯一在乎的人变成是他?

    这样的结果是他始料未及的,那……现在人到底要救还是不要救啊?

    "你去她的小阁吧,该怎么做我相信你很清楚,要用大夫的身份或是男人的身份去救她,你也可以自己衡量。"

    他将一切的选择权都还给了他,不过他有预感,事情一定会往他想要的方向走。

    因为他已经从米横天的眼中看到了在乎,这种在乎是以前的他所没有的。

    "你们……"话到了嘴边又全都咽回去,米横天知道面对这任性的一家子,有时说破了嘴也是无用。

    再说,她的时间也不多了,与其在这儿浪费时间,倒不如早点让她脱离痛苦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点开了她的穴道,他静静的等待着她的幽幽转醒。

    虽然他可以让一切结束得干脆俐落,但是他却没有这么做,反而希望她能记得这一切。

    这是他唯一能给她的体贴。

    在等待的同时,他用着从来不曾有过的仔细,看着那张细致的脸庞,一种很陌生的情绪悄然窜入他的心底。

    那染着些许英气的眉、眼,还有那带着一点倔气的唇角,让她整个人除了美丽之外,更带着一抹叫人炫目的气息。

    以前,总觉得她任性,却忽略了她的任性其实很少伤了人,其实她并没有他以前认为的那么不堪吧!

    是他……因为想要将她驱离,所以用带着偏见的目光瞧她,因为唯有这样,他曾经对如倩有过的许诺才会永远持续。

    "嗯……"轻轻的一声嘤咛打断了他的思绪,他凝神定睛瞧去,便坠入了她那双黑得发亮的眸子。

    "我要和你成亲。"活像是帝王一般的宣告着,不等她有任何反应,米横天的手已经来到她的衣襟之上,悧落地以食指挑开了一颗盘扣。

    那样的宣告让甫幽幽转醒的青岚有着瞬间的怔愣,她呆望着米横天脸上的坚定,好半晌不能回神。

    以往那个总是对她避之唯恐不及的男人,却开口说要和她成亲?

    是她听错了吧?

    但这样的认知在他的手挑开她的扣子时被完全打破,面对他这举动,青岚不敢置信地瞪了大眼,伸手想要阻止。

    但是一阵阵她并不陌生的热潮又开始在她身上蔓延开来,而且还有愈发剧烈的趋势。

    蓦地,在那一瞬间她想通了他说要和她成亲的原因。

    也只能是这个原因吧!

    他到底算是个行事磊落的男人,要用这样的方式救她,成亲是弥补她闺誉的唯一方法。

    "我不要……"伸手拍去了他在她衣襟上徘徊的手,那一拍她用尽了全部的力量,可却像是浮蚁撼树一般,无法移动他分毫。

    "嘘!"捺着性子像是在哄孩子一样,米横天的食指抵在青岚的唇上,不让她说话。

    "我们一定会成亲的。"他坚定地说着,那态度并不因为她的抗议而软化分毫。

    "你……"面对他的强硬,青岚再次开口想要说话,可是唇才开,正好让他趁隙吻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他那略略带着一点儿冰凉的唇却让她浑身的炽热加剧,一种渴求更在她的血液之中窜流着。

    那种灼烧的难受让她即使牙关紧咬也挡不住,媚人心骨的呻吟不断从她唇瓣窜出。

    辗转缠绵的吻呵!

    即使只是因为解毒的需要,但米横天还是希望能给她一个比较美好的记忆,所以他并不急躁。

    温柔而小心翼翼的品尝着她每一寸雪白的肌肤,可当他的耳际不断窜入她那令人心醉神迷的呻吟时,原本的气定神闲跟着起了变化。

    那平缓稳定的呼息变成了粗喘,一股欲望也跟着冲上他脑际。

    春儿醉的药力让她变得毫无保留,而那种毫无保留对男人而言,就是一种致命的春药。

    即使有着再强大的自制力,面对这样的她,也会上崩瓦解全然失控吧!

    他轻巧的一个翻身,用双手撑住自己,俯视着她的娇媚。

    在药力的驱使下,她那宛若白藕般的手臂自动自发地圈上他的颈项,拉着他贴近,而他也乐得从善如流。

    当那一强壮、一纤细的身躯彻底贴合,那股情动再也无法压抑,米横天的手悄然住下探去。

    他的举动自然引起青岚更加娇媚的嘤咛,柔软的身躯自然地贴近他,终于,米横天再也忍不住了,劲瘦的腰身一挺就穿透了她。

    既痛且麻的感觉让青岚忍不住皱了皱眉头,米横天见状,深吸了一口气,努力让自己维持不动,好让她可以适应自己的存在。

    倒是他这厢在努力,那边却在初时的疼痛过去后,开始不由自主的扭动着自己的身躯。

    即使不知道自己在渴求的是什么,可是……那种就是想要得更多的念头却一直不断地折磨着她。

    终于……他再不能忍受地低吼了一声,劲瘦的腰也开始带着规律的节奏,不断攻占着她的每一丝感觉。

    夜缓缓降临,他与她一起沉沦……攀升……再沉沦……终至跌落那无止无境的欲求之中。

    关于未来,关于成不成亲,都不是现在的他们所能思索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*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主子别任性》,方便以后阅读主子别任性第6章(1)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主子别任性第6章(1)并对主子别任性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