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子别任性

第6章(2)

类别:都市言情 作者:叶双 本章:第6章(2)

    东方俏然地翻起了鱼肚白!

    在那光明驱走黑影的同时,青岚醒了!

    初时,昨天的一切都已不复记忆,唯一存在的就是浑身上下那莫名奇妙的酸疼。

    她眨了眨眼,忍不住要怀疑昨儿个有人趁她睡着时,溜进了"春暖阁"来痛揍她一顿。

    所以现在的她才会全身这么酸疼,好像被马车辗过一般。

    莫名其妙的她伸了伸懒腰,但手才一抬就触到了一面肉墙。

    "咦……"青岚疑惑地轻叫了一声,该不是珠圆那丫头伺候她伺候到不小心在她的床上睡着了吧?

    而她浑身上下那莫名其妙的酸疼,该不会也是她的杰作吧?

    这样的猜测让她努力地撑起自己虚软的身子,准备找人算帐,可是她才起身,定睛一瞧,三魂七魄顿时被吓飞了一半有余。

    "他……"怎么会在她的床上?

    在那张不该出现的脸庞映入眼帘时,昨夜的记忆也开始一点一滴的回笼。

    她在嫁入刘家的前一夜被一个陌生男人饶天居给掳走了,然后被喂食了春儿醉,再然后……

    该死的!

    他与她……他终究还是用了这样的方法来救她……那种她最痛恨的方法。

    跟着,昨夜他那一句宣告也开始在她的脑海中不断重复着。

    我们成亲——他说!

    然后他占领了她,而她也不由自主的沉沦。

    只是因为春儿醉的关系吗?

    她扪心自问,这不是唯一的原因,真正让她沉沦的,是她始终不肯从他身上收回来的心吧!

    所以,要与他成亲吗?

    答案当然是不!

    她不要他们的关系只源自于"责任"二字。

    对她来说,那是一种极大的污辱,而且是她绝对不能忍受的污辱。

    "我不要!"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,她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将话说出了口,直到她以为应该还在沉睡之中的男人突然开口问道——

    "你不要什么?"

    "我绝对不要和你成亲。"还是没有发现他们正在对答,青岚再次开口说出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"为什么?"米横天再问,声音沉沉的,完全听不出任何的情绪。

    虽然早已经预料到他醒来之后,绝对会面临这种状况,可是真正听到她的拒绝,他还是有些不舒服。

    为什么一切都好像变了?

    明明就是她爱着他,可是现在却变成了好像他在求她似的。

    "因为你不爱我,还很讨厌我,我不要跟这样的男人绑在一起一辈子。"青岚很诚实、很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承认他不爱自己,还被他讨厌着,对她来说亦是一件难堪的事情,可是难堪总比受辱好,她绝对不要一辈子带着这个耻辱面对他。

    再怎么说,她都是一个女人,渴求的是一个爱她的男人。

    "我不讨厌你。"米横天皱着眉头澄清,他啥时说过讨厌她了。

    或许有时他会讨厌她的任性,可是那只是针对她的行为,而不是她这个人啊!

    "你讨厌我!"面对他的否认,青岚可没有任何一丝丝欣喜的感觉,只是固执的质问道:"如果你不讨厌我,又怎么会打伤我?"

    "我……"那不过是盛怒下的一时失手,但望着她那张写满固执的脸庞,米横天知道现在怎么同她说都没用了。

    她钻进了死胡同里,跟她说得再多都没用,反正他是铁了心要娶她,没有让她有说不的权利。

    "不管怎么说,我们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成亲。"

    "不要!"简单的两个字,青岚固执得教人生气,翻身就要下榻。

    板起了脸,他伸手扯住她的手,巧劲一使就将她拉回自己的怀抱之中。

    "不管你要不要,我们都要成亲。"

    "我才不要因为你们兄弟之间的纷争而成为牺牲品,我是堂堂的慕家四小姐,可不是能够任你们玩弄的村姑。"

    端起富贵的架子,她知道自己不该说这些伤人的话,可是现在只要能够让他打消娶她的念头,她什么话都说得出来。

    "你不是这样的女人,做不来嫌贫爱富这种事,当初我只是个官奴时,你都可以义无反顾的爱上我,现在装这副嘴脸,谁会相信?"米横天冷哼了一声,拒绝被她的鄙夷惹火。

    "或者那个时候的我只是贪鲜。"青岚冷笑着反驳,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很冷静,可心底却忍不住一阵慌乱。

    该死的,平日他骂她任性时,怎么没有这么了解她,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,他又好像多懂她似的。

    "随你怎么说,反正我就是娶定你了。"

    被他的笃定激得想要尖叫,青岚圆睁着眼瞪他,脑袋不停飞快地转动着,希望能够替自己想出解套的方法。

    "我不嫁就是不嫁。"只是方法还没想到,她除了像个任性的小孩一样怒吼,对他完全没辙。

    薄抿的唇缓缓牵起了一抹笑容,那笑容虽浅,却让她的背脊冷不防窜过一阵凉飕飕的感觉。

    "你干么这样笑?"她终于沉不住气的问,总觉得那种笑容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

    啊!就像是大哥每次想要算计人时的诡笑!

    他在算计些什么?像他这样磊落的大男人又能怎样算计她?

    "信不信,我绑你拜堂?"米横天轻笑,但是深邃的眼底却有着明显的坚持和警告。

    他的话在告诉她,别再做困兽之斗,不管再怎么挣扎,他都会不择手段达成目的。

    "你……"面对这样子的他,青岚彻底被打败了。

    以前她怎么都没有注意到,他是个有着蛮性的男人?一旦蛮起来,怎么说都说不通。

    对了!"那你说,你是以什么身分而救我?大夫或是男人?"除了以这样尖锐的问题打消他的念头,她想不出更好的方式逼他面对问题。

    "我……"他一时语塞,好友的话也随即浮仁心头。

    要用大夫的身分或是以男人的身分去救她,你可以自己衡量。

    昨夜,直到进入小阁前,他都认为救她回来时的在乎不过是医者天性使然,看见她因药性而涨红的双颊,和隐忍着不适而冒出的斗大汗珠,便只想着让她脱离苦海。

    可是在身子覆上她之际,却不知怎么的不愿让她受半点委屈,即使是在那样危急的情况下,也不想让她随便的由女孩转变为女人。

    于是他吻上她的唇,在与她结合时仍细心注意着她的反应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自己,仍然只是个大夫而已吗?

    不知他思绪的慕青岚认为他百分之百是以大夫身分解救自己,这会儿的迟疑不过是怕伤了她的心而已,尽管早已知晓,却还是又被伤了一次。

    "看吧,就因为你救我只是因为自己的大夫身分,所以我绝对不会嫁给你。"强堆起笑,她不允许自己在他面前示弱。

    得不到他的心,她起码还能守着自尊过活。

    "无论如何,我绝不会改变心意。"因为无法回答自己心中的质问,米横天只能狼狈的起身穿衣,藉着背对床上的人儿来掩饰心底的慌乱。

    "那你就慢慢等吧。"看着那宽阔的后背,她任由自己最后一次将依恋的目光停留在他身上,然后闭起眼睛,暗自作了决定。

    *

    "你还愿意娶我吗?"

    开门见山,青岚完全没有一般姑娘家该有的矜持,无计可施的她,终于找上了刘天霖,一个曾经被她嫌恶,但现在却是唯一能让她摆脱困境的男人。

    "你还想嫁给我?"

    当日婚礼无故中断,他还以为是她临时反悔,不想嫁进刘家。

    面对她这种逃婚的行为,虽然他爹气得只差没有七窍生烟,他的面子也有些挂不住,可问题是慕青岚终究不是小门小户人家的千金。

    她慕家不但家大业大,还有一个公主少夫人,连太子都得让她家三分,所以他们纵使既气且怒,也只能吞下闷亏,连讨都不知该怎么讨。

    可谁知今日她却亲自登门,而且开门见山的就这般问道,怎能不让他感到惊讶呢?

    "对,我还是要嫁你。"面对他那充满疑惑的眼神,青岚肯定地点了点头,开口解释,"当日我并不是逃婚,只是被贼人掳走了。"

    "你被贼人掳走?"

    一听这话,刘天霖的惊讶更深。慕家四小姐失踪是何等大事,但他却连一丁点儿风声也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她……是诓他的吧!

    没有忽略他眸中的疑惑,青岚冷冷的勾唇而笑,更加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:"我不但被歹人掳走,还被下了药,为了解毒,我已经失去清白。"

    听到这里,刘天霖更是傻眼。她确定她是真想要嫁给他吗?

    普通的姑娘遇到这种事,不早该投缳自尽,以保名节吗?怎么她说这件事情的语气,却完全是一副没啥大不了的模样,还这么大剌剌的告诉他,难道她不知道,只要是男人都不能忍受这种事吗?

    以前,他只知道她是一个很美的女人,所以才会被她的美色所迷,从来都没发现她竟然如此特立独行。

    像这样的女人,好像不是他可以驾驭得了的吧。

    再说,不管是因为什么理由,她都已经被"用"过了,娶这样子的破鞋,太伤他大男人的自尊了。

    想要娶她的心顿时打了一个大折扣,原本眸中的爱慕之意,更是被不屑和蔑视所取代。

    他的改变之明显,向来善于察言观色的青岚当然不会没有注意到。

    冷冷勾起了一抹笑,对于刘天霖这种预料之中的反应她并没有太多的惊讶,那其实就是一般男人会有的反应。

    "既然如此,我想我们的婚约就此打消吧。"他的语气很理所当然,一丁点儿也不觉得自己这么说有什么错。

    "你不会愿意取消这个婚姻的。"她很笃定,脸上那抹自信的笑容让刘天霖几乎看傻了眼。

    这女人究竟是哪来的自信啊?

    "我对破鞋没兴趣。"他说得很直接也很难听,但青岚的脸上却仍是波澜不兴。

    "我知道你没兴趣,但是对慕家的财富有兴趣,也对慕家如日中天的权势有兴趣。"

    "你究竟想说什么?"

    "我要说的是,你娶我,我们做一年有名无实的夫妻,一年后你便可以以七出中的任何一条将我休离。"

    她想过了,只要她嫁人,米横天应该就不会再固执下去。

    反正他娶她也不过是为了要负责,现在出现别的男人愿意娶她,他应该乐得甩掉她这个烫手山芋吧!

    "那你要我做什么?"

    "只要你愿意配合,乖乖当我名义上的丈夫,你的好处是可以得到随着我陪嫁过来的大笔嫁妆,还有,在这一年内我会替你们刘家赚进白花花的银子。"

    呵,几乎不用多想,只要花上一年,就可以赚进大笔金银珠宝,说不心动那绝对是骗人的。

    刘天霖目露贪婪。而且或者不单单只是财富,还有一个这么活色生香的女人当他的娘子,玩完还不用负责任,一年后就可以甩开……

    似乎可以透析他心中刚刚闪过的肮脏想法,青岚冷冷的警告,"记得,只有钱财,如果你想得到其他额外的好处,最好趁早死了这条心。"

    话说完,没等刘天霖的答案,她便转身出了刘府。

    她有把握,他一定会同意的。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主子别任性》,方便以后阅读主子别任性第6章(2)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主子别任性第6章(2)并对主子别任性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