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子别任性

第7章(2)

类别:都市言情 作者:叶双 本章:第7章(2)

    黎谨言的咕咕哝哝青岚可没有漏听一个字儿,可是偏偏那一长串的叨念太过罗唆,将她的耐性一点一滴全磨尽了,最后她索性开口说道:"刘天霖已经知道了。"

    匡啷!

    黎谨言手中的瓷杯因为震惊而脱手跌落,当然落得尸骨无全。"你说什么,他已经知道?"

    "对,他知道了。"

    "怎么可能,你大哥曾经严令封口,绝不可能会把消息传出去才是!"

    相对于她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,青岚却是好整以暇,认为这没啥大不了似的。

    "不行,我得去找你大哥,让他收回答应你的这场婚事,否则你嫁过去别说不会幸福,只怕连普通日子都没得过。"

    急匆匆站了起来,黎谨言说走就走,可是却被眼明手快的青岚给一把扯住。她不能让嫂子去找大哥,现在她是箭在弦上,—定得发了。

    "事情是我讲的。"她主动招认。

    "你?!为什么?"不敢相信看似精明的青岚会蠢到这个地步,黎谨言瞪大了眼,无法理解她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"因为在这一桩婚姻中,我并不奢求什么宠爱与甜蜜,我要的,是婚姻过后的自由,不被束缚。"

    倒抽了一口气,却不是因为她的话惊世骇俗,而是因为在这句话中,黎谨言听到的是一个女人心碎的声音。

    只有无心才会不求,看来青岚是打算将自己的情爱葬送在米横天身上了。

    既然不爱,也不要相守,她的爱很绝对。

    "你这样会很苦的。"她忍不住心疼的叹息,要和深爱的男人告别,无异是一种剥离的苦痛。

    又是一抹灿烂的笑容,青岚微偏头,脸上有着慧黠;"苦吗?是释然!"

    "那米横天那儿,你打算就这么躲着吗?"

    "总要面对的!"她笑着,并没有打算躲避一辈子,她会和他说清楚,然后不留遗憾地去开创新生活。

    她知道这样的结果他不会简单就接受,更不会好受,但是那又怎样呢?

    他不总说她任性吗?那么就让她任性最后一次吧!

    是报复吗?

    或许吧,留点小小的遗憾给他,或许他会因此将她放在心底一辈子,一如他对那个女人的缺憾一样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徘徊、犹豫。

    盘儿大的月亮高挂天空,将原本漆黑的深夜映照出一片晕黄。

    米横天伫立在月光下,仰望着那已经漆黑一片的小阁,来回踱了三步,迟疑不决。

    能劝醒她的时间已经不多,再过两天,刘家的人就要二次前来迎娶了。

    他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,但她倒是安之若素,除了躲他躲得兴高采烈之外,其他的倒是什么都不顾了。

    她……难道真的铁了心要嫁进刘家吗?

    想到这里,蓦地心头一揪,什么都顾不上就往前迈去,正要举脚踹开小阁的门,但还没来得及碰上那门板,它就已经吱呀一声地往旁边滑开。

    门才开,便见青岚端着一脸的笑,款款生姿地跨过了门槛,向他走来。

    终于,不再逃了吗?

    米横天站在原地不动,等她走近,手一伸,敏捷的出手攫住了她的手臂,铁了心不让她再有逃走的机会。

    面对他的举动,青岚只是轻轻勾唇而笑。如果要逃,就不会主动送上门来了。

    这该是这辈子的最后一次了吧,能面对面相对着……

    "你想跟我说什么?"她主动领着他进小阁,拾级而上。

    今夜的她除了要和他谈之外,还有另外一个想法,一个从来不为人所知的想法,就连她的嫂子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"我不准你嫁。"终于得以亲口对她说出这句话,米横天的姿态狂妄,一副以她的男人自居的模样。

    "理由呢?"轻笑了一声。早知道这会是他说的第一句话,也心知肚明他会给她什么理由,但她要听他亲口说,因为亲口说的才算数。

    "你是我的责任,没道理要去嫁给那个无所事事的公平哥儿。"一双眸子紧紧地凝视着她,他说着说着眉毛忍不住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晓得为什么,她那一脸笃定的模样,让他的心里泛起一阵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她脸上隐然散发的倔强和固执,他不是第一次瞧见,也相信这绝对不会是最后一次。

    "认真说起来,朝廷虽然已经请礼部着手恢复你米家的官爵,但圣旨未下,你还是待罪官奴一名,而我是你的主子,你的不准,逾越了。"

    "可我也是你的男人啊!"就算是官奴又怎样,她还是他的女人,他认为他有不准的权利。

    "那又如何?"细细的柳眉高高挑起,青岚还是—脸云淡风轻,倒是米横天的情绪已经有了明显的波动。

    不该那么沉不住气的!

    他知道该平心静气,可不知道为什么,看见她一心一意想要嫁给刘天霖,他就是一肚子火气,其中仿佛还夹杂着一股不知名的酸。

    "既然我们已有夫妻之实,便该谨守礼教,执手共度白头!"

    现在是大道理时间吗?

    对于他的八股言论,青岚没好气地睨了他一眼,有些意兴阑珊的说:"如果我记得没错,你我的关系并不出自于两情相悦,充其量只不过是大夫救治病人的行为。"

    既然只是救人,说到一辈子就太严重了。

    螓首轻摇,她的脸上飘起了一抹轻忽的笑容。

    "你一定要这么诠释这件事吗?"听见她的说法,他的两道浓眉只差没连成一条线。

    虽然事实好像是她讲的那样,可是听到她用清冷而不带感情的声音说着这事,好像两人之间的距离隔得很远、很远,他就是不舒服。

    "不然呢?我应该想成你是因为爱我才和我上床吗?"冷嗤了一声,像是在讥笑他的天真。

    被她的一句话堵得哑口无言,米横天瞪着她,好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,不快地道:"不管爱不爱,我夺去了你的清白是事实,所以我该负责。"他未曾细想自己不愿见她琵琶别抱的心情为何而来。

    负责、负责、负责……

    他口口声声的负责,听在青岚耳中只觉得刺耳极了。

    "你不爱我,你我心知肚明,我不愿困守在一桩没有爱的婚姻中,所以我不会嫁给你。"冷冷的,她表明自己的立场。

    "爱不爱真的有那么重要吗?难道刘天霖就真的爱你?"米横天反唇相稽,以为自己这些话应该打着了青岚的痛处,可谁知,她脸上的笑却更灿烂。

    "他不爱我,我无所谓。"她的语气很平静,平静到会让人错以为他们现在讨论的不是她的未来。

    "因为我对他求的本来就不是爱,他不爱我,我也不爱他,很公平的事,不是吗?"

    "那你要的是什么?"他忍不住冲口问道。他有一种错觉,总觉得两人之间的对话好像完全没有交集。

    他尝试着要厘清她究竟在想些什么……隐约间,他似乎懂得,但又好像差了那么一点点。

    "所以你觉得我们之间不对等,非得要我爱你,你才觉得公平、才愿意嫁给我?"

    "可惜的是,你不会爱我。"对于他的问题,青岚既不承认也不否认,只是笑着偎近他,葱白似的食指轻点着他的心房,"这儿已经有人住了,不会再有我的空间,所以我放弃、所以我会嫁给别人,以后……你大可以忘记对我的这份责任。"

    宁为玉碎,不为瓦全呵!

    她不要施舍来的东西,她要的,她会自己去取得。

    "你……"说话间鼻际倏地窜进了一抹熟悉的馨香,那萦绕的香气让他的思绪蓦地一顿。

    那夜她的娇喘吟哦仿佛又在他的耳边响起,在这一瞬间,他真的有一股冲动想要绑走她,然后将她锁在自己身边一辈子,再也不放她走。

    偏偏这种任性的事他做不来,何况他身上还有许多责任要扛。

    "可是我不能忘记。"即使软玉温香近在咫尺,但米横天还是试图不被影响,努力说服着她。

    可向来任性的青岚没心思再谈下去,她的手悄然爬上了他的胸膛,当感受到他那强而有力的心跳时,突然在心中长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会恨她的!

    但那又怎么样呢?

    她是铁了心要这么做,如要说她任性,那就由他去说吧!

    今夜见他,并不是因为改变了心意,纯粹只为了勾引。

    或许今生她都不想再爱,但她却想要一个流着他的血、出自她身的骨血。

    所以总避着他的她让他进了门,之所以让他说了那么—大篇废话,都只是为了达成心中所想。

    "你……干什么?"抓下她那不安分的小手,米横天又被弄糊涂了。

    她铁了心不想嫁他,却不讨厌亲近他?

    她在盘算些什么吗?

    他的脑筋转动得飞快,犀利的目光带着强烈的审视意味,可是青岚却完全不理会他的戒备,只是不停挑逗。

    就似那日他用他那灵巧的唇舌诱惑她一样,她也主动将红唇贴上他那发烫的胸膛。

    忍不住倒抽一口气,米横天知道自己不该失控,毕竟他是来说服她的,而他的目的明显的还没有达到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当她的挑逗愈来愈放肆,他阻止的念头也跟着愈来愈远扬。

    这个任性的魔女啊,她究竟想要干啥?

    他伸手抓住了她那放肆的双手,可是她却不死心的以唇代手,四处在他的身上点火……终于,理智全军覆没在她的魅诱之下。

    什么嫁不嫁、娶不娶、爱不爱的,都已经不再重要,此时此刻,他的眼里、心里皆只有她,也只能剩下她。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主子别任性》,方便以后阅读主子别任性第7章(2)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主子别任性第7章(2)并对主子别任性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