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子别任性

第8章(1)

类别:都市言情 作者:叶双 本章:第8章(1)

    不过是一日的光景,却已风云变色!

    经过礼部研议,皇上特召米横天进宫,除了追谥米太医为"忠尽公",其子亦享其爵;也就是说,现在的米横天不再是官奴身分,而是皇上亲封的忠尽公,而且立即削去奴籍,被召回太医院,子承父职。

    米家昔日的荣景终于恢复了!

    他很清楚,自己能撑过这一切,仰靠的全是慕家的支持,为此,在下朝后,他没有先回到皇上御赐的官邸,反而来到了慕家。

    到慕家,除了想要谢谢慕青城对此事的奔走之外,还想要见那不断和他唱反调的女人一面,同她分享这份喜悦。

    虽然明知那日她的话是刻意的伤人,但到底还是在他的心里留下了伤痕,所以他想让她知道,他已经不是受制于人的官奴,可以给她不受拘束的日子。

    除了爱之外,他可以给她全部。

    "恭喜你!"在书斋,慕青城笑容可掬的迎着他,从那笑容中,米横天知道,好友是打心底替他高兴。

    难得的他也漾起了笑容,但等不及多寒暄几句,便迫不及待地问:"我要去找青岚,可以吗?"

    "呃……"有些意外他会这么问,慕青城以为妹妹早就已经和米横天说清楚了。

    看来是没有……头疼呵!

    想来,他还不知道今儿个就是青岚出嫁的日子,因为是第二次婚礼,所以刘慕两家共同决定——其实该说是青岚的坚持——婚礼一切事宜从简低调,排场相较于头一次的风光,今日的婚礼着实只能用"寒酸"两个字来形容。

    刘家派了八人大轿将她给接进了府中,然后拜堂成亲,尔后青岚便是刘家妇了。

    "怎么了?"即使满心喜悦,但米横天没有错过好友脸上那一闪而逝的为难,不祥的预感也跟着在他的心头急速窜升。

    她……不会这样对他的!

    他试着说服自己,可是脑中竟不经意浮现那日清晨,她送他出小阁时,眸中那抹清冷的决绝。

    "她今天嫁进刘家了。"反正迟早是要知道的,慕青城也不隐瞒。

    原本置于身侧的双拳倏地收紧,他虽不语,但从手背清楚浮起的青筋可以看出他的激动与愤怒。

    "你说她嫁了?"他眯着眼,语气冷得足以让人冻成冰柱。

    "对。"

    "好,很好!"抿成一线的唇只迸出了这几个字,他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她够狠!

    那日,他以为已经说服她了,没想到她竟硬生生地耍了他一记。

    在吹皱了一池春水以后,她就自顾自的嫁人去了。

    然后呢?

    对任性的她来说怕是根本没有然后,那夜,她只是在报复他的不爱吧!

    一颗原本想要分享的心冷了,热切的眼神也凝雪结霜。

    出乎慕青城的意料之外,他没有暴跳如雷,也没有愤怒得想杀人,只是冷静地接受事实,然后冷着脸转身。

    目瞪口呆的看着米横天出人意表的反应,向来脑筋动得飞快的慕青城也不禁愣住了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他这么安静地接受了青岚别嫁的事实?

    怎么跟他盘算的完全不同?

    他以为听到消息的米横天会气得想杀人,也会自省,接着弄清楚他是不是早已爱上……答案当然是肯定的,然后便会不顾一切地冲到刘家去"拯救"青岚。

    这是他一手写出来的剧本,本来也自信满满,可是现在怎么好像变了调?

    "你……就这样走了?"

    "这几年欠下你们慕家的,我一定会还。"米横天头也没回的丢出保证,但慕青城希罕的哪里是他这样的承诺。

    "谁要你还来着,我只是……只是……"难得语塞,慕青城心一急,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不料,倒是有人快了他一步厉声说道:"我们只是要你好好想清楚,是真的不爱,还是你只是在说服自己不爱。"

    米横天抬眼,扫了一眼从门帘后闯进的身影,冷冷地笑着,"为什么爱不爱对你们这些女人这么重要?"

    "因为青岚很爱你,如果你不爱她,她也不愿在你身后摇尾乞怜。"

    "是吗?因为她的骄傲,所以就要我?"他用讥讽的语气掩饰受伤的心。

    一个口口声声说爱他的女人,却在他提出成亲的要求之后别嫁他人,这算哪门子的爱?

    "你说她要你,那你呢?心中有着一个已死的女人,你又何曾用公平的眼光看过她?"黎谨言愈说愈气,语调也有别于以往的清冷,激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现在的男人都是猪精转世吗?全都笨得可以,伤了女人而不自知,还怪女人善变。

    可恶!

    "我并没有要求她爱我啊!"他忍不住为自己喊冤。

    "是啊,所以是她活该作践自己,那你现在没了这个包袱,不是应该很开心吗?干么还摆出一副咱们青岚欠了你多少的模样?"

    他一时词穷,只能嘴硬的说:"可是……可是她是我的女人,甚至很有可能肚子里已经有了我的孩子,怎么可以嫁给别人?"

    万一真的有了,刘天霖肯定不会善待她吧?只消一想到这样的可能性,米横天心底便慌张起来,想来想去,青岚怎么样都该嫁给自己才对。

    以后回头,真的再也瞧不着她的身影了吗?

    心仿佛被挖了一个大洞似的,他顿觉胸中空空洞洞的,可是明明不该这样,不是吗?

    他爱的是如倩,那个温柔如水的女人啊!

    黎谨言冷瞥他一眼,"你放心,刘家有钱养孩子,就算没有,也还有咱们慕家,你若不爱就少去招惹青岚,让她好好过她想过的日子。"

    冥顽不灵的男人啊!

    本来,对于青岚的决定,她还挺不赞同的,可是看到米横天这般驽钝的模样,明明在意却硬说不爱,她也没有多少的同情可以给。

    "放心,我不会去打扰她的。"这样的结局虽然不如己意,但是勉强可以接受吧!

    两个爱他的女人,至少他只对不起了一个,青岚一向很坚强,她会照着自己的想法过日子……

    米横天虽然不断地这样说眼自己,脚步却益发沉重起来。

    但……事到如今,还能怎样?

    她已经别嫁,难不成要他去刘家抢人吗?

    他拿什么去抢?口口声声说不爱的他,又凭什么能去抢?

    *

    掀开白纱帘,让空气在这充满药味的房子里流通着,但纵使微风轻拂,亦拂不去满室刺鼻的苦味。

    "饶大哥,该吃药了。"将手中的药盘在旁边的几案上放下,如情伸手扶起了缠绵病榻多日的饶天居。

    她温柔地舀起药,仔细吹凉,然后才将药汤送到他口边。

    闭着唇,他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"别任性,你这身子不吃药怎么会好呢?"

    "吃了也不会好吧!"饶天居的脸上泛起一抹不甚在意的笑容,轻忽的态度顿时惹来如情不赞同的眼神。

    "不管怎么说,药还是应该要吃的。"她不死心的再次将药送到他唇边,眸底写着坚持。

    他不张口,她也不肯将药移开,两人僵持了好一会,终于还是饶天居认输,将匙里的汤药一口喝下。

    任由那药的苦涩麻了他的舌根,饶天居对如情体贴送上来甜嘴的糖摇了摇头,即使明知她不爱听,但他还是说:"你该知道我这病再加伤,吃再多的药也是没用的。"

    "谁说没用?吃了药、养好身子,自然会长命百岁。"勉强挤出了一抹笑容,她柔声安慰,虽然他俩都心知肚明,"长命百岁"这四字能成真的机会实在是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"寻常的药若能救我之命,当初如倩也不用赔上一条命来替我续命了。"

    "姊她……"看见饶天居那带着自责的眼神,如情明显欲言又止,可微张的唇开了又阖,终究还是无言。

    "既然姊能续你一次命,我也一样可以。"如情的眸中写满了坚持,让人充分感受到她的不愿放弃。

    "我和横天的关系变成现在这样,他不会给你续命丹的,再说,这伤了的五脏六腑,就算有续命丹也没用,他那身医术怕是怎么都不肯用在我身上的。"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的心泛起了一阵苦涩。明明两个人是亲兄弟,却成了仇敌,这究竟是老天怎样的作弄啊?

    "容不得他不给,他若真不肯给,我就用抢的。你处处都为了他,但他却一丁点也不顾念手足之情……"

    "如情……你是不是很恨他?"望着她那愤怒与怨恨交杂的神色,他的心头忍不住兴起莫名的感觉,总是萦绕在他心头的疑问,让他冷不防问出口。

    "我……"被他这么一问,如情心头一惊,眼神中充满闪躲,好半晌之后才说:"我没理由恨他,不是吗?"

    "你对他的敌意愈来愈重,让我想不怀疑都难?"饶天居轻叹了一声,虽然他一直搞不懂为什么,可是却愈来愈肯定。

    "饶大哥,你别胡思乱想,好好养伤才是最重要的。"尴尬一笑,如情快速的转身,不让他再继续打量她的神色。

    望着她的身影,饶天居暗叹了口气。他不想太过逼她,只是淡淡的道:"不论我是不是在胡思乱想,请别伤他,他是我这辈子注定亏欠的人,无论如何,都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受伤害。"

    "你快休息吧!"没有承诺,也没有辩解,面对他的要求,她只是快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望着那几近仓皇的身影,饶天居摇了摇头,心中骤然而起的是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所有他怀疑的一切,只怕都要被摊开来了吧!

    这样……也好,毕竟,虽然一切都来不及了,那慕家四小姐终究还是没能把他的弟弟留住,可是……他真的不能任由横天继续再沉浸于那不该存在的悲伤之中。

    如果,他所怀疑的一切都是正确的话……

    *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主子别任性》,方便以后阅读主子别任性第8章(1)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主子别任性第8章(1)并对主子别任性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