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子别任性

第8章(2)

类别:都市言情 作者:叶双 本章:第8章(2)

    笑,满意的笑!

    她想老天爷是眷顾她的,因为它听到了她衷心的请求,让她得到了一直以来渴求的——一个独属于他与她的骨血。

    手忍不住轻置于自己的肚皮之上,即使肚里的娃儿还是个不满一旬月的小小子,压根就感受不到他的存在,但她还是认为自己触碰到了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很傻,却忍不住喜悦之情。

    就算无法拥有他的爱,有了他的骨血也是一样的吧!

    这是一个她什么都不用顾虑就可以尽情疼爱的小家伙啊!

    "珠圆,替我备香案。"她要谢天!

    "小姐!"不似以往的俐落,珠圆听到青岚的命令,浑身一僵。

    "怎么了,我让你去备香案,不是吗?"

    珠圆差点儿被这个任性的命令给打败,"小姐,你忘了你和姑爷没圆房吗?"她激动的提醒。

    "没忘啊!"

    "那你要怎么解释肚中的孩子怎么来的?"珠圆再问。

    "就说……"对厚,她该怎么解释?那刘天霖或许会看在她带来丰厚嫁妆的份上,愿意同她做虚名夫妻,可是他能容得下这个孩子吗?

    可是这样的烦恼只困扰了她一眨眼的工夫而已。容不下又如何?大不了她回娘家去待产,谅刘家也不敢对她怎样。

    "不用管那么多,去备香案就是,反正这天我是谢定了。"

    厚,口口声声说不爱了的是她,结果现在有了孩子却像得到什么天上掉下来的宝贝似的,完全不在意旁人的言论,只为生下米大夫的孩子,说不爱?

    骗鬼去吧!

    虽然嘴里嘟嘟喽嚷的,可是被主子冷眼一瞪,她还是乖乖去准备香案花果,终于,好不容易一切都布置好了。

    燃起了三炷清香,珠圆才将香递给小姐,都还来不及跪地谢天,天外已然飘进一片黑影,兜头朝她们罩了下来。

    "谢什么?!"冷冷一扫腿,那摆满花果的香案已经被如情给踢翻。

    "你……"因为眼前突如其来的状况气眯了眼,青岚反手就要回击,两个人也就这么交起锋来。

    一来一往的打斗看得珠圆是一头雾水,也看得她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"小姐,小心啊!"

    现在的小姐可不是平常的身子,肚子里住了个小娃娃,哪禁得起踢来翻去的折腾啊?

    她不但惊呼连连,还一时忘情的大喊,"小姐,小心肚子里的孩子!"

    如情一听,嘴角冷冷的一扬,说道:"原来有了野种?那更好,拿你和你野种的命,来换我饶大哥的命。"

    "你是……"打了好一会,青岚终于因为她冰冷的眼神而记起她的身分,那日,她在饶天居身后看过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虽然认出了人,可她依然不解,毕竟自己与这女人无冤又无仇,她干么突然跑来刘家找她麻烦?

    "你到底意欲为何?"面对如情毫不留情的凌厉攻势,虽然初时青岚还能勉强抵挡,却也渐渐感到吃力,再加上一心护卫肚里的孩子,更是处处受到制肘。

    "算你倒楣!我与你本无冤仇,只可惜你缠上了米横天那个灾星,他既然完全不念兄弟之情,我也只好拿你来当筹码了。"

    如情话一说完,伸手便俐落地朝青岚的周身大穴点了数下,登时那娇柔的身子已经宛若敌人的俎上肉,只能任人宰割。

    "拿我当筹码有啥用处,你以为米横天会在乎别人的老婆吗?"

    "哈!"如情听到她的话,放肆地大笑了一声,看着青岚的目光更是添上一丝讥讽。

    "你笑啥?"笑声刺耳,她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"笑你和米横天这两个呆子,明明在乎对方,却硬是将事情搅和得一团乱,一个是因为自以为是的一份爱,另一个则是拿不该存在的自尊自傲来困住自己。"

    瞧她说得这样肯定,青岚忍不住为她那仿佛对一切了若指掌的态度感到厌恶。

    从来都不相关的人,凭什么批判她与米横天之间的一切?

    "你又懂什么?"

    "至少我懂得米横天的爱很盲目,盲目到让他看不清什么是真相,至于你,你的爱也很奇怪,既然爱他却又因为自尊自傲而选择放弃,你们真的懂爱吗?"

    这种出自敌人嘴里的话,能称得上是当头棒喝吗?

    明知不该听信敌人之言,可那番话硬是兜头灌进了她的心里。

    "你……"青岚张口想要驳斥,却发觉自己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她说的难道没有道理吗,若真的爱,还应该在乎自尊自傲吗?

    难道她不爱他?

    不,若是不曾爱过,那三番两次的痛散心扉又是从何而来?

    呵!

    她……说得真好啊!

    即使出自敌口,她依然不得不承认,那番话的确敲醒了她向来的任性和自以为是。

    不是不爱,只是固执的不肯放下尊严这种无用之物。

    她终于想通了!

    一抹释然的笑自她唇瓣绽放,笑得恣意、笑得轻松。这些日子以来的烦恼原来不过是庸人自扰罢了!

    既然爱了,又何必在乎自己的骄傲呢?倾尽全力爱了便是。

    "你笑什么?"这回倒换如情不懂了,她难道不知道,落到她的手中很可能小命不保吗?

    "我笑自己笨啊!"青岚回得轻松,那股释然让她连日来紧皱的眉头霎时间舒展了开来。

    "你不怕吗?"

    "既然你都说了要拿我当筹码,就表示我暂时不会有危险,何需害怕?"她很冷静的反问。

    "你……"又是一个怪人!

    如情就是不懂,为什么他们面对事情都可以这般淡然。

    饶大哥是一个、米横天是一个,慕青岚更是其中翘楚,她这个被养在深闺的千金大小姐遇着了事情,不该是要惊声尖叫吗?

    看她那样冷静自持,还真是一点成就感都没有。

    "不论我害不害怕,我想你现在该去通知米横天,让他把你要的东西带来换我吧?"望着来人满脸的疑惑,青岚很好心的提示。

    "你……"有这种肉票吗?还大剌剌的教她该怎么勒赎?

    有没有搞错啊?

    就在这一头雾水中,她遵循了青岚的建议,放走吓得屁滚尿流的珠圆去报信,然后才押着脸上依然带笑的肉票走人。

    这一次,她不但要替饶大哥找着解药,还要替她那些无辜冤死的亲人们报仇,也替如倩完成她未完成的心愿……

    *

    珠圆没有笨到去找刘家的人求救,她连滚带爬飞奔回慕家,才说明了原委始末,慕青城二话不说便带着她直窜上屋顶,不顾她的一路尖叫,将她带到米横天面前。

    一见到慕青城匆匆带着珠圆前来,米横天心里立刻一沉。

    但他不发一语,只是静静等待他们说明来意。

    不是说过,她不再是他的责任了吗,那为啥还这般急匆匆的来找他?

    昔日,因为青岚完全不顾他的想法,执意出嫁的怒气依然未消,所以他的脸臭得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望着他那冷然的眼神,珠圆心中虽然害怕,但为了自家小姐的安全,她还是张嘴直呼,"米大夫,你一定要救救小姐啊!"

    "你家小姐的命有她的夫婿会顾,何需用到我?"

    "可是……可是小姐是因为你才会被掳的啊!"珠圆急得跳脚。

    "是吗?"米横天好似事不关己,完全看不出一丁点的在乎,与当日青岚失踪时的反应大相迳庭。"何以见得她是受我所累?"

    "那个姑娘说了,只有你带了续命丹去,她才有可能放人。"

    续命丹?!一听到那人素讨的东西,米横天已经知道掳定青岚的人是谁了。

    是她吧!

    他真的不懂,为什么如情会这么一心护卫着饶天居,她来要护命丹他不肯给,她就打起了青岚的主意,难道她不知道,她一心护卫的男人等于是间接害死她姊姊的凶手吗?难道她不恨吗?

    瞧着他皱起的眉头,慕青城心知他已经明白掳走妹妹的人是谁,身为慕家的大哥,他直截了当的问:"你知道她是谁吧?"

    "是又如何?"还是很气!可是他却不能不承认,一颗心早已经七上八下为青岚担忧。

    气归气,但真的不在乎吗?骗鬼去吧!

    如果不在乎的话,这几日脑海中缭绕不去的身影都是假的吗?

    "我知道你气青岚不顾你的感受,任性嫁给了刘天霖,可是你知不知道,那不过是她不想逼你负责的权宜之计,她知道你有深爱的女人,曾经立誓终身不娶,所以才会出此下策。"

    耳中听着慕青城的解释,米横天的脸上尽是震惊。

    但让他更加震惊的,是接下来的话。

    "你知不知道青岚真的怀了你的孩子?现在他们娘儿俩都在那女人手中,你怎么说?"

    事到如今,慕青城也顾不得这些话会不会坏了自家妹子的大计,一古脑的就把珠圆说的事实全部说出来。

    "你说……她有了孩子?"他不敢置信的问,纵然胸臆之中有着天大的怒气,但在转瞬之间立即被忧心所取代。

    好友才点头印证他的疑问,他颀长的身影已经飞掠数步,直逼珠圆,伸手攫住了她的手臂,激动的质问,"她们在哪?"

    本以为今生不会再为了一个女人如此激动,但他发现,一切都错了!

    他现在的心情较之当初如倩生命垂危时,更加起伏激荡。

    不再动情吗?原来只不过是一个自欺欺人的谎言呵!

    他心心念念的不是孩子,而是想以孩子为由,将她紧紧锁在自己身夸,而他却笨得以为这样的心情只是所谓的责任。

    负责原来只是一个借口,一个让自己可以拥有青岚而无愧于如倩的借口罢了!

    那个任性的姑娘,不知何时早巳侵入了他的心灵之中,只是他一直不自知啊!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主子别任性》,方便以后阅读主子别任性第8章(2)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主子别任性第8章(2)并对主子别任性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