事不过三

第77节

类别:都市言情 作者:星代表 本章:第77节

    秦百合知道秦茵茵不会生气,她不止不生气还会乖乖的给她去拿果汁,她就站在远处欣赏秦茵茵的局促,提起裙角小跑的模样,啧,真以为自己是公主了,她配吗,当然不配。

    秦茵茵去给秦百合拿喝的,拐角就撞上了度假山庄的阿姨的托盘,橙汁撒了,弄脏了高定礼裙,她慌张的想该怎么处理,下一秒被人捂住唇口迷晕过去。

    仓库。

    晋熙醒来时头痛欲裂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仿佛被棒打了一般,浑身疼也使不上劲,只能靠在墙上虚弱的呼吸,眼前是一处破旧的仓房,他的手跟脚都被绑着了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。”

    晋熙闻声望去,原来不止他一个被绑了,还有秦茵茵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回忆说到这,晋熙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陆沅沅望向他,发现了他眼中的悔意,这样的神情不同于他对她的情愫,而是一种遗憾,她断定这份回忆注定不会太圆满。

    “仓库里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那是一群犯了事正被追捕的匪徒,跨边境而来丧心病狂,我们眼前还躺着两具尸体,断了胳膊和腿,看着特别瘆人。”

    匪徒穷凶极恶,不仅要钱还要留一个孩子做人质。

    晋熙叹口气道:“他们在度假山庄蹲了好几天才绑了我们,我当时与秦茵茵在一处等人,匪徒给秦家的管事打电话要钱,我猜他们是认错了人,他们说抓了秦家家主的女儿,实际上抓的是不被重视的秦茵茵,他们不认识人,估计是靠她身上的衣服认的人。”

    陆沅沅问他,“后来呢?”

    “后来,秦家的人找来了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仓库的烟味非常浓,几个打着赤膊的匪徒凑在一起玩扑克,对于两个小孩子并未放在眼里,反正认定他们逃不了。

    晋熙听到匪徒打完电话对同伴说:“秦氏家大业大的,几百万还是有的吧,我刚才是不是说少了?干他丨娘的,这男娃娃也是秦家的人吗?秦家大儿子没这么小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往晋熙这看来,晋熙慌忙低头,再听对方继续,“管他的,他妈的等要来了赎金,再把这男娃娃卖了,丫长得细皮嫩肉刚好送去做鸭,美得很。”

    晋熙脸白了几分,手指间忽然被秦茵茵扒拉几下,他的视线扫过去,秦茵茵冲他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“别担心,会有人来救你的。”

    晋熙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,晋家的势力大半部分在国外,近些年在金城才开始发展,也就是父辈和秦家有了合作才慢慢将事业版图移到国内,要不然匪徒也不会不认识他是晋家的小孩,因为秦家的风头正盛,不知晋家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晋熙是跟家中的管家回了国,又因为听秦家的安排才来度假,他的父母从小就不怎么待见他,若说真的要救他或许比登天还难,搞不好还想他快点死了一了百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没用的。”晋家不会来救他。

    秦茵茵特意挪到他身边,离他近了些才说话,“晋熙,你放心吧,我会让你安全离开这里,你要听我的话。”

    晋熙没打算理她。

    秦茵茵接着道:“我猜到他们抓错了人,是这身衣服迷惑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晋熙瞥见她群上的污渍,丝毫不意外。

    “晋熙,我还知道你们不喜欢我,觉得我是个乡巴佬给你们丢脸了,这次来度假也没想让我来,但你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他懒得去解释,他好不好也与她无关,晋熙嫌麻烦不想管秦家的家务事,所以他一直在旁边冷眼旁观。

    好一会,晋熙才问她,“你想怎么救我?”

    秦茵茵的手并没有被绑住,她猛然打了晋熙一巴掌,并且高声说:“你不就是个厨子的儿子,你凭什么想跑?要走也得是我先走,我爸爸一定会来救我!”

    如此张扬跋扈,倒是跟秦百合的身影有了些重合,晋熙眼中的秦百合的确是骄纵,但自认为她性子没那么坏,不过是被宠坏了强势罢了,这一巴掌下去晋熙心中划起几分异样。

    而后匪徒朝着他们走来,边笑着讨论:“看到没有,秦家的千金还真是厉害,都这个时候了还不忘记教训人,不愧是秦江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晋熙的脸被打红了,他下意识看向秦茵茵,她得意的扬起唇角,眼角却含着水雾,她说她会救他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故事的结局,陆沅沅猜到了。

    晋熙:“我们等来了秦家的救援,匪徒临时加价,只先放一个孩子走。”

    “秦茵茵留下了,她让你先走?”

    “是,你猜的没错。”晋熙自嘲道,“其实当年我父母根本没打算救我,是秦百合哭着求秦江让秦家的人来救我,他们不会管秦茵茵的死活,何必出钱救一个不重要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晋熙,这些你从来没提过。”

    “我父母吗?是没提过,我提他们做什么,他们巴不得我死在那里,这世上除了我爷爷也不会有人在乎我的死活。”

    陆沅沅张张嘴,一句话没说。这些年,晋熙很少提到他的父母,每年到他爷爷的忌日,他会推掉所有工作去看爷爷,至于他的父母早就在他掌权晋家时彻底闹翻了,他没有兄弟姐妹,在这世上活得像个独行侠。

    她开始不经意地心疼他。

    “秦茵茵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死了。”晋熙面色沉静,唯有紧握的双拳出卖了他,“秦茵茵主动留下来做人质,她对匪徒说只要她在,赎金翻三倍秦江都会去救她。匪徒信了,他们放我离开,后来秦家却没能去救秦茵茵,甚至不顾她作为人质的安危步步紧逼匪徒,那些人都不怕死的,最终逼迫到海边的崖上,秦茵茵被一个匪徒拖着坠了海。打捞队打捞了半天,就没再继续,而我被连夜送回了金城。”

    陆沅沅突升无端愤怒,“那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!他们为什么不救?”

    “秦茵茵救了我,我却一走了之。我没办法救她,秦江答应我好好地,他说他会把秦茵茵救出来,我没想到他会如此残忍。这事成了我的心病,有时做噩梦醒来还会后怕,如果不是秦茵茵救了我,或许我会成为那个坠海的人。我还会梦见面容模糊的秦茵茵,她说她会救我出去就一定会做到,她做到了,我却痛苦了这么多年。”

    秦家的人来之前,秦茵茵还说过别的,她好像大人般看透了世间的一切因果,“晋熙,我心脏有问题活不长了,如果能把你救出去也不算白活一场。还有啊,我比百合大几天,按理说我就是你们的姐姐,她现在太小还太娇纵,但是有你陪着她应该会过得很幸福,你喜欢她对吧,往后你也要好好照顾她,保护她,不要再发生这种事了。”

    十多年后,晋熙又犯了错。

    “沅沅,你和秦百合被绑架那次,我又想起了秦茵茵,她当时救了我还让我好好照顾秦百合,我特别痛苦特别害怕,尤其是看到秦百合的腿在流血,我似乎见到了秦茵茵坠海尸骨无存。”

    晋熙过了这么久才袒露自己的心事,陆沅沅愈加难过,“所以你才选择了她。晋熙,你喜欢过秦百合吗?”

    晋熙喜欢吗?他喜欢过。

    是的,他喜欢过。

    后来,晋熙对秦百合多方照顾,不是因为喜欢,而是对她的愧疚,她的姐姐救了他,所以他对秦百合几乎是有求必应,他甚至答应了她的请求,去利用一个小女生,他在乎秦百合,当秦百合喜欢上周子巽的时候,他也明白,那种喜欢其实不是喜欢,不过是一种,依赖。

    因为只有对秦百合好,他才会意识到秦百合的姐姐,没有死的毫无价值。他对秦百合的偏心,不过是因为秦百合的姐姐。

    到最后他才明白,那也不是依赖,是在赎罪。

    “我对秦百合的下场不会感到可惜,这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。当年我对秦茵茵的印象停留在她嫉妒秦百合上,处处瞧不上她,后来我才知道秦茵茵是秦江真正的女儿,霍叔也告知给秦岳,秦岳深知被秦林和秦百合欺骗,以他的性子必定会报复回来。你问我喜不喜欢她,我可以很诚恳的告诉你,我对她的好都是因为秦茵茵,她救了我,我只有帮着秦百合才不会让秦茵茵白死。”

    晋熙的故事说完了。

    至此,结局不好不坏。

    “我应该早点告诉你所有实情,但是我不想让你知道秦茵茵的存在,一旦你知道就会看破我当年的冷漠与软弱,我没有救她,我只顾着自己,我不是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他当年还小,即便知道了也没办法帮助秦茵茵,秦江将秦茵茵的生命置之度外,还利用她的死无形中给晋家制造舆论压力,晋家不得已帮助秦家在国外的发展,并与晋家签订了合同,任何相关的项目第一时间归给秦氏,是丝毫不讲道理的霸王条款。

    晋熙做了掌权人,也照样如此。直到知道调包的真相,他特意去医院里见了中风的秦江,晋熙对他说起当年绑架案的详情,秦江被刺激到差点休克,这也是他该得的下场。

    往后秦氏是死是活,秦百合在疯人院里过得好不好,与他毫无关系。

    晋熙决定卑鄙到底了,他将自己的无能为力悉数展露在陆沅沅面前,他不再说一句爱她的话,只用把自己的脆弱不堪打开,陆沅沅就会心软。

    就像这样,从黑龙山下去的时候,陆沅沅叫住他。

    “晋熙,一起走吧。”

    他等来了她的靠近,哪怕是一个小小的举动,为此小心翼翼守候在她身旁,替她阻了旁人的触碰。

    他们不说话,走路安安静静,前方游客的话传来,“听说黑龙山不光求真树很灵,要是能遇到霞满天一整年都有好运。”

    “霞满天到底是啥?”

    “当云中的光穿过寺庙的正中央的门槛,那就是见到了霞满天。”

    陆沅沅听进去了,晋熙在一旁小声喃喃,“是有这个说法,见霞满天必有好运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陆沅沅话刚落,身后惊异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快看,是霞满天!”

    “好运降临,快许愿!”

    陆沅沅和晋熙随着众人转身返回,重新回到求真树下。

    晋熙问她,“许了什么?”

    陆沅沅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只是心中某道声音呼之欲出,随后像是产生幻听一样。

    ——路太太。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陆沅沅略微皱眉,晋熙的目光探过去,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没。”听错了。

    不可能的,她的愿望不可能这么快实现。

    “霞满天……”陆沅沅自言自语道,晋熙催她,“下去吧,这边人多你跟紧我。”他伸出手来,十分期待她能握住,陆沅沅犹豫了几秒,最终放上去。

    “路太太!”

    突然一声,熟悉炙热,陆沅沅听得真切,她断定不是幻听,因为不仅是她回了头,晋熙也转头去看,不过身后没有熟悉的人影,只有那道霞满天。

    “沅沅,走吧。”晋熙当没听见,他慌张到抓紧了她的手,不愿再放开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对比他的乱,陆沅沅倒是从容。

    两人越过台阶,霞满天还未散。

    再一声,“路太太。”

    更清晰也更近了。

    陆沅沅没回头,唇角微扬。

    正是人间好时节,霞满天,故人归。

    ——正文完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事不过三》,方便以后阅读事不过三第77节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事不过三第77节并对事不过三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